当前位置:澳门新萄京网址 > www.15.net > 爱情的挽歌

爱情的挽歌

文章作者:www.15.net 上传时间:2019-11-11

芳华已逝,前任再见。生命的必然性总是深藏在生活的偶然性当中。从电影《芳华》到电影《再见前任》,不同的故事情节,相同的故事主题,所表达的与其说是向易逝的青春致敬,不如说是向必死的爱情致哀。其实当大众成功的标准被绑定为权力和资本的逻辑,爱情所遭遇的就只能是被现实一次又一次无情地打脸。

爱情往往不是经不起时间的历练,而是敌不过诱惑的考验

很佩服导演编故事的能力和水平,电影《再见前任》硬是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故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剧情由人弄造化的笑点整成了造化弄人的泪点。

故事开始于男女主人公孟云和林佳的无厘头的假分手,但随着剧情的发展,两人都憋着一口气,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认输,持续地心理较量在演化出很多令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的故事的同时,也不断描绘出渐行渐远的情感轨迹,一次次相互伤害最终两人只能以真分手来完成人生成长成熟路上的加持礼。

在爱情当中,人们都喜欢迷信缘分的力量,但缘分到底是什么却又没有几个人能说得清,当一份缘分结束时又常常将爱情失败的原因归咎于现实的无奈和时间的猎杀,于是时间经常成为了爱情毁灭、感情破裂的“背锅者”。事实上时间于我们而言,只是一个中性词,是任何情感变化发展的必要条件,却非充要因素。其实很多时候爱情往往不是经不起时间的历练,而不是敌不过诱惑的考验。就像剧中最终导致的男女主人公分手的原因不是分别的时间太长,而是现实的诱惑太多:一个有钱,分手后可以泡其他妞;一个有貌,分手后还有其他仰慕者,这是从林佳搬出孟云的房子(请注意我强调的是孟云的房子,因为后面还要用)时就已注定的结局。

现实生活中,人们对诱惑的认知大都还停留在权力和资本的影响上,其实比权力和资本更有魅惑力的是心理的诱惑。从某种意义上讲,不管情侣相亲、还是朋友相好,人与人的交往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彰显自我的存在感和心理的优越感,就象剧中的主人公孟云和林佳,当爱情不能转化成一方对另一方的心理优势时,所谓的爱情瞬间转化成彼此厮杀博弈,讨价还价的格斗场,随着王鑫与王梓的出现,两个人不可避免的就会陷入是选择一个“我爱的人”还是一个“爱我的人”的纠结与挣扎之中,而在这种被“仰慕”的心理诱惑面前,很多时候,所谓的誓言和承诺根本就不堪一击,往往只能束手就擒。

当理想的激情敌不过现实的无奈,资本就不可避免地会成为成功者的权杖,而爱情则只能退守为失败者的拐杖

狗血剧情背后往往掩饰的都是滴血的爱情。《再见前任》无论是剧情的铺陈,还是氛围的营造,处处都可以看见资本强势与霸道的影子。其实,从开始林佳搬离孟云的房子就具有资本与爱情厮杀的象征意义,我们完全可以把这种搬离的行为视为爱情方代表林佳与资本方代表孟云在确认爱情价值上的讨价还价。但令林佳没有想到的是,在强大的资本面前,爱情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电影中还有一个场面极具象征意义,即当作为富二代的王梓与林佳相遇在咖啡馆时,林佳那被爱情所构筑起来的傲骄一下子就溃不成军,就象一个平时装出来很牛逼的人被拆穿了一样,只能望风而逃。

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根据挪威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剧作发出了“娜拉走后怎么办”的时代之问,今天我们也可以发出“林佳搬离之后怎么办”的爱情之问。事实上,在资本主宰一切的社会当中,爱情似乎除了怀旧,很难找到其他存在的方式。作为孟云的接替者王鑫,虽然电影对他的财富状况和社会地位语焉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称不上资本意义上的成功者,而且从一开始他就是以怀旧者的面目闪亮登场的,从同学聚会到带着林佳寻找大学时代的小吃店,剧情每往前走一步都带着一股浓浓的爱情敌不过资本的无奈与哀伤,特别是当林佳决定和他在一起同时做出离开的决定,其所表现的不是林佳对感情的逃避,而是爱情对资本的逃亡,就是怕后任王鑫不如前任孟云那样有钱有闲。可以说,这既是一次爱情对资本的抗拒,也是一次资本对爱情的完胜。

在一个一切靠经济支撑,靠金钱活下去的社会,生活的无奈所导致的不是人生的无力,而是灵魂的无措。在电影另一对主角余飞和丁点的爱情撕扯中,丁点对爱情的定义虽然过于赤裸裸,却也道出资本主宰下爱情的真相和本质,她说判断一个男人是否爱一个女人的标准只有两条:一是是否愿意为她花钱;二是是否愿意娶她。其实我们可以把它们合并简化成一条标准,就是是否愿意花钱娶她。市场经济条件下,当爱与被爱的选择具化成房子车子票子的一系列与金钱财富有关的标识物时,爱情即使是一道美味佳肴,也未必是每个人都可以消费、都能消费得起的精神大餐。当理想的激情敌不过现实的无奈,资本就不可避免地会成为成功者的权杖,而爱情则只能退守为失败者的拐杖。在咄咄逼人的资本面前,爱情永远都只有被鄙视、被抛弃的份,而且永世不得翻身。电影中林佳对“芒果”过敏背后是爱情对资本“忙果”的过敏,就象张贤亮在《习惯死亡》中写的那样“他忠诚仅仅是因为没有机会,他不忠诚仅仅是因为拥有机会”。

爱情负责守望成长,资本则负责收编成功

电影的最后孟云公开倾诉衷肠,林佳狂吃过敏芒果,既可以说是宣示感情的结束,也可以是理解为向爱情的死亡致哀。但不知是导演有意为之,还是剧情无意巧合,当一年之后,林佳满怀遗憾与惆怅开始习惯于和丈夫、孩子平静的生活时,王梓却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出现在了孟云的办公室,而且电影最后用蒙太奇的手法一下子把画面推到了六年前孟云刚创业时林佳送他上班时的场景。

人生就是这样,在我们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人进来,有人离去,很多人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播下了种子,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和我们走到最后一起收割果实。就像剧中的林佳,可以说是孟云爱情事业当中最重要的播种人,最后却把果实拱手送给了资本的购买方王梓。

事实上,对于我们人生而言“不是每个人都能叫前任,而前任并非只是某个人,它是每一个走过的人在你心里留下的痕迹”。前任的作用只能是前任。在资本与爱情的对决中,爱情只负责守望成长,资本则负责收编成功。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不能没有爱情,爱情是我们在向资本的社会中挣扎与彷徨唯一可以慰藉和温暖自我的力量;而成功时则我们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去资本,只要有资本,就意味着包括爱情在内,一切都可以重新购买。

这是在资本和市场的社会当中,我们必须经历的成长阵痛和付出的成功代价,因为就像电影中说的那样,只有当代表爱情的“紫霞”离开追求权力和资本的“至尊宝”之后,“至尊宝”才能真正成长为代表权力和资本成功的“孙悟空”。但当爱情的目的习惯了被权力和资本的手段殖民之后,就必然只能走向自我了断的终局。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网址发布于www.1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的挽歌

关键词: